身为婚礼司仪的他 见证了幸福也见证了奇葩事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1-27 13:32

  “新人突然都联系不上了,电话都关机了,只看见双方父母急得团团转。”去年初的一天,像往常一样,婚礼司仪陈一鸣准备去往现场彩排,突然婚庆公司称新人突然失联,“婚前闹小矛盾的情况经常出现,失联的还是第一次遇到。”

  最终,男方父母找到了正在网吧打游戏的新郎,新郎再通过朋友找到在外散心的新娘,婚礼才得以如期举行。

  作为一名从业7年的婚礼司仪,对陈一鸣来说,这早已不仅仅只是一份工作,更成为了一种体验和享受。

  在我们身边,许多特殊职业者见证了不少故事,而他们本身,也是自己故事里的主角,本报近期陆续走近他们,为你讲述人间百态。

  10月的31天里,陈一鸣的主持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,别人的国庆黄金周是旅游休息,他却是周旋在无数对新人之间。

  “九十月份是旺季,会比平时忙一些。”从2012年至今,7年时间,主持近千场婚礼,对于陈一鸣而言,婚礼司仪似乎早已不仅仅只是一份工作,更成为了一种体验和享受。

  在工作中,陈一鸣结识了许多人,有的成为了很好朋友,也有的会经常一起约一两次活动,或者有经商的新人,也会去关照生意。

  在2017年之前,陈一鸣每月或每天会有习惯,就是给主持过的新人备注他们的婚期,当周年的时候给他们发送祝福短信或者会问候一下,或送上小礼品。“也是想表达作为婚礼的见证人,无论有多少人记得,至少我会记得。”但是,后来陈一鸣发现,有的新人没有回复,是因为已经离婚了。对于这样的新人,感觉像是勾起了他们痛苦的回忆,之后,便没有再发过祝福的信息,“就把对他们的祝福埋在心底吧”。

  2018年初,陈一鸣来到现场参加婚礼彩排时,却得知新人双方均失联,“电话都关机了,只看见双方父母急得团团转”。

  “喂,你今天有看到韩云辉(化名)吗?”、“韩云辉有跟你在一起吗?”新郎父母四处拨打亲友的电话,试图找到儿子的下落。经过多方寻找,终于与韩云辉取得联系,“当时新郎正在网吧打游戏。”

  “马上要结婚的人了,不能再像小孩子一样,男生要多担当一点,也要让着你妻子。”几经沟通后,韩云辉也渐渐意识到自己的不对,随即与妻子尹芳(化名)朋友取得联系,得知妻子去到外地找朋友散心,韩云辉便去把妻子接了回来。之后在与尹芳的交谈中,陈一鸣得知,原来,韩云辉和尹芳都是90后,女生较男生年长一两岁,当时尹芳怀着身孕忙着婚礼的事宜,她找韩云辉商量一些细节问题时,对方总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态度。看到韩云辉的态度,尹芳便爆发了。

  “新娘觉得新郎对婚礼很不上心,双方争执不下,都直接把手机关机了。新娘跑去外地找朋友散心,新郎在网吧玩游戏。”陈一鸣说。

  “其实女生更在意婚礼,对婚礼现场的一些要求也会更加具体,而男方就觉得女方想怎么就怎么样,都听她的,但往往这种态度会让女方觉得生气。”陈一鸣说,“之后有和新娘简单沟通,举了一些我以前遇到的例子,相互理解包容就好了。”

  婚礼如期举行,宣誓环节中,新郎的誓言几度让新娘落泪。

  “结婚前,大部分新人都会有一些焦虑和恐慌。平时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,但结婚后就是两个家庭的磨合,有时双方家庭可能没有沟通到位,产生一些矛盾。”作为司仪,婚礼前和新人足够的沟通,尽量减少新人们的焦虑,也成了陈一鸣的必修课,“一般没什么大矛盾,跟他们聊聊天,他们也能轻松一点。”

  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,婚礼上父母对于女儿的不舍更是人之常情。

  陈一鸣曾经主持过这样一段婚礼,那天彩排时,新娘李琴(化名)的父亲也来到了现场,从婚礼彩排到结束,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李琴的父亲都默默站在一旁。

  “没有说话,但那个时候就能看到新娘的父亲眼睛一直红红的。”这一新人可能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,陈一鸣看在眼里,“父亲疼女儿,结婚的时候舍不得,我也有一个女儿,所以能理解他的感受。”

  陈一鸣回忆,彩排结束,没来得及与新娘父亲交谈,对方便离开了。

  第二天婚礼现场,李琴挽着父亲的手,缓缓朝新郎走去。当父亲把女儿的手交到新郎手上,父亲说:“人们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,但是我没想到,放在我衣橱二十几年的这件贴心棉袄即将放到你的衣柜,希望你好好珍惜。”

  按照原定流程,李琴父亲把女儿的手交至新郎手上后,便应转身入席就坐,可父亲却站在台上眼含泪水,迟迟不愿离台。

  “有2到3分钟时间,父亲一直站在台上。”陈一鸣回忆。

  李琴见状,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担心出现情绪失控的情况,陈一鸣说,“叔叔您要放心,您要相信新郎会给您女儿一生的幸福,而今天您是多了一个儿子来孝顺您;新郎,你也抱一抱父亲。好好感受这一刻的时光。”三人拥抱过后,李父情绪有所缓和,入席就坐,仪式继续进行。

  “新人突然都联系不上了,电话都关机了,只看见双方父母急得团团转。”去年初的一天,像往常一样,婚礼司仪陈一鸣准备去往现场彩排,突然婚庆公司称新人突然失联,“婚前闹小矛盾的情况经常出现,失联的还是第一次遇到。”

  最终,男方父母找到了正在网吧打游戏的新郎,新郎再通过朋友找到在外散心的新娘,婚礼才得以如期举行。

  作为一名从业7年的婚礼司仪,对陈一鸣来说,这早已不仅仅只是一份工作,更成为了一种体验和享受。

  在我们身边,许多特殊职业者见证了不少故事,而他们本身,也是自己故事里的主角,本报近期陆续走近他们,为你讲述人间百态。

  10月的31天里,陈一鸣的主持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,别人的国庆黄金周是旅游休息,他却是周旋在无数对新人之间。

  “九十月份是旺季,会比平时忙一些。”从2012年至今,7年时间,主持近千场婚礼,对于陈一鸣而言,婚礼司仪似乎早已不仅仅只是一份工作,更成为了一种体验和享受。

  在工作中,陈一鸣结识了许多人,有的成为了很好朋友,也有的会经常一起约一两次活动,或者有经商的新人,也会去关照生意。

  在2017年之前,陈一鸣每月或每天会有习惯,就是给主持过的新人备注他们的婚期,当周年的时候给他们发送祝福短信或者会问候一下,或送上小礼品。“也是想表达作为婚礼的见证人,无论有多少人记得,至少我会记得。”但是,后来陈一鸣发现,有的新人没有回复,是因为已经离婚了。对于这样的新人,感觉像是勾起了他们痛苦的回忆,之后,便没有再发过祝福的信息,“就把对他们的祝福埋在心底吧”。

  2018年初,陈一鸣来到现场参加婚礼彩排时,却得知新人双方均失联,“电话都关机了,只看见双方父母急得团团转”。

  “喂,你今天有看到韩云辉(化名)吗?”、“韩云辉有跟你在一起吗?”新郎父母四处拨打亲友的电话,试图找到儿子的下落。经过多方寻找,终于与韩云辉取得联系,“当时新郎正在网吧打游戏。”

  “马上要结婚的人了,不能再像小孩子一样,男生要多担当一点,也要让着你妻子。”几经沟通后,韩云辉也渐渐意识到自己的不对,随即与妻子尹芳(化名)朋友取得联系,得知妻子去到外地找朋友散心,韩云辉便去把妻子接了回来。之后在与尹芳的交谈中,陈一鸣得知,原来,韩云辉和尹芳都是90后,女生较男生年长一两岁,当时尹芳怀着身孕忙着婚礼的事宜,她找韩云辉商量一些细节问题时,对方总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态度。看到韩云辉的态度,尹芳便爆发了。

  “新娘觉得新郎对婚礼很不上心,双方争执不下,都直接把手机关机了。新娘跑去外地找朋友散心,新郎在网吧玩游戏。”陈一鸣说。

  “其实女生更在意婚礼,对婚礼现场的一些要求也会更加具体,而男方就觉得女方想怎么就怎么样,都听她的,但往往这种态度会让女方觉得生气。”陈一鸣说,“之后有和新娘简单沟通,举了一些我以前遇到的例子,相互理解包容就好了。”

  婚礼如期举行,宣誓环节中,新郎的誓言几度让新娘落泪。

  “结婚前,大部分新人都会有一些焦虑和恐慌。平时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,但结婚后就是两个家庭的磨合,有时双方家庭可能没有沟通到位,产生一些矛盾。”作为司仪,婚礼前和新人足够的沟通,尽量减少新人们的焦虑,也成了陈一鸣的必修课,“一般没什么大矛盾,跟他们聊聊天,他们也能轻松一点。”

  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,婚礼上父母对于女儿的不舍更是人之常情。

  陈一鸣曾经主持过这样一段婚礼,那天彩排时,新娘李琴(化名)的父亲也来到了现场,从婚礼彩排到结束,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李琴的父亲都默默站在一旁。

  “没有说话,但那个时候就能看到新娘的父亲眼睛一直红红的。”这一新人可能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,陈一鸣看在眼里,“父亲疼女儿,结婚的时候舍不得,我也有一个女儿,所以能理解他的感受。”

  陈一鸣回忆,彩排结束,没来得及与新娘父亲交谈,对方便离开了。

  第二天婚礼现场,李琴挽着父亲的手,缓缓朝新郎走去。当父亲把女儿的手交到新郎手上,父亲说:“人们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,但是我没想到,放在我衣橱二十几年的这件贴心棉袄即将放到你的衣柜,希望你好好珍惜。”

  按照原定流程,李琴父亲把女儿的手交至新郎手上后,便应转身入席就坐,可父亲却站在台上眼含泪水,迟迟不愿离台。

  “有2到3分钟时间,父亲一直站在台上。”陈一鸣回忆。

  李琴见状,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担心出现情绪失控的情况,陈一鸣说,“叔叔您要放心,您要相信新郎会给您女儿一生的幸福,而今天您是多了一个儿子来孝顺您;新郎,你也抱一抱父亲。好好感受这一刻的时光。”三人拥抱过后,李父情绪有所缓和,入席就坐,仪式继续进行。